TOP


镜头后面的新闻报道员

发布于: 2020-01-24 阅读数: views+ 我要评论

训练,队伍,报道员,新闻,张瑞坤

 双机在手,左右开弓

        1月初,习主席向全军将士下达训令,三军闻令而动。我端着“长枪短炮”跟着大部队走进了深山密林,展开森林防火灭火野外化、模拟化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训练中,有一群人,他们身上的装备和别人截然不同,要么挂着照相机,要么挂着摄像机,有的甚至“双机”在手,在队伍里来回穿梭,时而奔跑,时而停歇,他们就是新闻报道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他们,平日办公室里晒不着淋不着,野外训练还是那么轻松,那样潇洒!”队伍里,偶然听到有战友发出这样的感慨,对我们的报道员投去了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,这些战友是有多么不了解新闻报道员这个特殊的岗位呀!光鲜的背后,他们不知道新闻报道员付出了多少辛勤汗水,点灯熬油多少个夜晚独自在办公室里码着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野外训练中,我挎着照相机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。几百米长的队伍,我在里面来回奔跑。拉练那天,天空下着连绵细雨,我找了个塑料袋给我的相机做了一个简易遮雨罩,小心地把它护在怀里,任凭雨水浸湿我的衣帽。部队刚行进几公里时,我全身已经湿透,厚厚的防火服浸湿了雨水,贴身的内衣裹着的是汗水,头上还冒着腾腾的热气。和我一同负责视频拍摄的阳祖旭索性把外衣脱下来给摄像机“穿上”,冷风吹在脸上和冒出的热气在他眼镜的镜片上形成一层薄雾,让他在拍摄时常常产生镜头进水的错觉。我看到队伍里的几个基层报道员都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抱着相机,宁可自己湿身也不让相机受损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刘金是一名追求高质量光影效果的报道员。训练途中,他总是在寻找拍摄的绝佳位置,整个训练的队伍仿佛就是他的一个移动把位,他将手中的“长枪短炮”从不同的地方瞄准,随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回到宿营地,王刘金开心地告诉我,说他今天拍了几张有意思的照片,让我到他朋友圈去鉴赏鉴赏。翻开朋友圈,看见大家都在晒今日行走的步数,然而,我注意到报道员行走的步数普遍要比别人的多出几千,或许这些多出来的数字就是别人羡慕和点赞的依据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的训练结束回到宿营地,战友们都在忙着整理自己的物品,张瑞坤却一头扎进自己的帐篷里不出来。我知道他要写稿,吃饭时我去叫他,看见他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码着文字,就连湿润的衣服都舍不得花时间换下。我叫他休息下吃完饭再写,他说编辑催得紧,让我随便给他带些吃的回来。张瑞坤工作起来就是一个拼命三郎,那天在他身上,我看到了自己的身影,为新闻,我们可以“玩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顶风冒雨跑了一天,疲惫的战友们早已熟睡,四周的帐篷里不时发出鼾声和呓语。夜深了,可张瑞坤帐篷里的灯还亮着,也许他还在改稿或是整理图片。因为他知道,如果当天的工作没完成,第二天还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。

现在评论